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。
感谢@BY在github上分享的搭建个人博客的教程,才让我能够写出这篇你们正在看的博客。

大家好,这是我的第一篇博客。

引子

其实我也很懵逼,因为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些什么来记录一下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。

大概是在一年前,Lfalive告诉我了利用github搭建个人博客的方法,但因为之前一直没有抽出空来,导致搭自己博客的日程一拖再拖。而现在,北京时间5:46,伦敦当地时间22:47,在英国剑桥郡,我终于完成了对这个博客配置的初始化,用几乎是颤抖的手在Markdown编辑器上敲下这些字。

我曾经是个很爱写东西的人。每当自己在写些想写的文字时,我总是怀着一种敬畏而欢快的心情,以至于把写东西搞得像个仪式。高中时还和几个同学鼓捣起个网络杂志,没人看但也在更,叫《层流》。后来我们几个人各奔东西,《层流》散了,但现在每当提起,每个人的心里还都颇受触动。那个app至今还躺在我的手机里,刚刚点开又看了看,有些话读来还是让人免不了心里一阵悸动。

“你知道有志者事竟成,你知道铁杵磨成针,你知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,你知道躯体可以被弯折被改变,可骨子里的灵魂不会被轻易改造,你要让那个彷徨而不知所措的自己听到,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你要成为一个好人,一个对得起此生的人。”

“从提出方案到一拍即合,就这样仓惶地创刊了,仓促到连这篇刊首语,也是在午夜12点,打着手电筒,听着隔壁一起一伏的呼噜声,偷偷摸摸的写完的。又是顶着学业的压力,写小说好像早恋一样,躲躲闪闪,草稿纸上某一处整洁的突兀是小说手稿,想做杂志这种事,仿佛更是大逆不道,但是,我从未想过放弃。”

“《层流》,这是一个安放无可依托梦想的地方……”

……

这篇《层流》刊首语来自2016.5.26的凌晨。

后记

现在我远在异国他乡,大概离中国有万把公里,家人和女朋友都在熟睡。我把自己归还给了我自己。孤单的夜里自己面对自己时,我想,我还在孤单着坚持着什么。

我们应当都在坚持着什么。

爱写诗的阿布福斯在天大的新媒体社团出尽风头;爱写小说的洛城,现在还在坚持练笔;写了那篇刊首语的林召南、在《层流》周更长篇的根号下的胡萝卜、每篇都触到人心底的形而……

我们都在坚守着什么。

如果说那是黄于纲笔下的凉灯,那我就是守在村口的那个人。

以上。

10月10日夜 于剑桥